梅林听雪

呐,不要后悔

风起长林真的好好看哦

现在终于理解最后梅长苏那句
愿来世都生在平常人家
饱含深意

之前一直对殊凰放不下
总觉得如果没有那些事发生
他们应该幸福美满一辈子
那个金陵城最明亮的少年会一直耀眼夺目下去

可是生在将门掌握兵权
处于权力中心
就应该明白
古来手握重兵的将领从没有几个能善终的

风起长林里
就算皇帝无条件信任
那朝臣呢
过度的倚重
权力的不平衡
朝堂漩涡里能全身而退太难了
总想要一个善终的结局真是太奢侈了

还是愿殊凰来世能做一对平常人家的夫妻
平淡宁和 子孙满堂


人总有取舍,你取了你认为重要的东西,舍弃了我,这只是你的选择而已。若是我因为没有被选择而心生怨恨,那这世间,岂不是有太多不可原谅之处,毕竟谁也没有责任要以我为先,以我为重。我之所以这么待你,是因为我愿意。若能以此换回同样的诚心,固然可喜。若是没有,我也没什么可后悔的。——萧景睿

你说我怎么记性怎么好啊
十年前的东西记这么清太可怕了
我打着哈哈说看我多适合学医
其实
只是关于你的我都会很在意罢了

一个孤独的人

其实
我那天
根本没有摁错手机
只是想听听你的声音
想和你是说话
想听你叫我“小傻子”

唔,我喜欢你(番外)关于陪伴

快忘了我还有正文没写呢……

这还是个小番外




尹新月单身的时候,就很喜欢现下最火的某个小鲜肉组合。


每次她一脸娇羞地提起这个,旁边的室友都会吐槽一句:”你当自己是小学生啊!”接着尹新月就会毫不客气地回瞪,然后反击:“你不是还喜欢xxxxxx呢!”


说实话,她喜欢这三小只组合的缘由,小孩子软萌颜好倒在其次,更大的原因是,她很羡慕这三个小孩子能够相互陪伴,一起成长的过程。看他们三个在一起时,会不由自主地互相张望,会在不多的休息间隙像其他普通男孩子一样打闹开玩笑,尹新月都会莫名地很感动。


她一直觉得,并肩同行中积攒的真挚友谊是这世上最难得最宝贵的东西之一,没有什么比守护它更重要的了。每次一看到网上三个孩子粉丝之间的骂战就很心痛,心里都会暗暗祈祷,千万不要影响他们三个人的感情才好。


尹新月是个独生女,即便父母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一个人,她从小最多的记忆还是自己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看电视,一个人写作业。就连想到一个笑话,也只好在心里默默讲给自己听,因为身边哪有什么闲的发霉可以听她讲笑话的人。


她一直觉得,自己现在这么咋咋唬唬跳跳脱脱的性子,就是小时候太害怕孤单,用尽全力要和同学打成一片造成的。一个人的童年,是她长久以来都很遗憾的事情。

作为一个佛系追星的姐姐粉,尹新月最喜欢干就是在b站和微博上,刷三小只在一起打打闹闹的视频,然后一脸慈祥地敲弹幕,什么“啊啊啊啊他们三个在一起多好啊!”“哇塞我的团魂熊熊燃烧”,还有诸如只要你们不觉得分开,那就永远不会分开”此类的听上去很催泪实则毫无意义的话。


幸而,她遇到了那个人,在她霸气宣布“这世上降得住我尹新月的人还没出现”然后落寞地去图书馆上自习的几天之后。


那个在假期也会和她每天视频的人,那个听她撒娇说了声“我好想见到你呀”,然后第二天就出现在她的城市的人,那个耐心地听她讲其实不好笑的笑话然后无奈给她一个大大拥抱的人,那个陪她做很多事的人,那个她单单抱着就会很有安全感的人,那个人啊,他叫张启山啊。


还好还好,她终于也有了陪伴。


尹新月再也不觉得孤单啦!



唔,我喜欢你 (番外)

严重ooc



某周六晚上十一点半,还在刷朋友圈的众人突然刷到了尹新月发的一篇长文。

全文如下:

病愈之后特别文青,深夜突然抽风,我知道很多人都关心我前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今天就随便写写吧。
一周前,我突然开始发烧,本来以为只是因为下雨天气凉了受了寒,再加上自己是个医学生,药理懂一点儿,也就没有太当回事,打算随便吃些退烧药了事。那几天穿的是新买的鞋,不合脚,我还向他撒娇,非要踩着他的脚一步一步走回宿舍。
后来呢,发现退烧药感冒药都不管用了,我的头却越来越烫。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一脸严肃地揪着我去了校医院。
在校医院测体温的时候,本来漫不经心的大夫一拿出来体温计,立马叫了起来:“哟小姑娘,你这都38度9啦!可不能耽搁了,赶紧住院吧!”
我那时候还有点没反应过来:什么?要在校医院住院?茫然回头,对上他满是担忧心疼的目光,心里一颤。
大夫交代完住院流程,他扶我走出诊室,带我去抽了血,然后把我在走廊上的椅子上安顿好,弯下腰,安抚性地摸摸我滚烫的额头,说:“你在走廊上等着,我去给你办手续。”
啊,他的手可真凉啊!
到了下午,我就因为体温超过40度戴上了冰帽。我这二十年,可是第一次用这个玩意儿呢。
夜里,他给我远在外地的父母打了个电话,表示会留下陪我,让他们放心。然后这家伙非要搬个凳子在我床边坐一夜,我让他在邻床睡下,他不肯,说什么坐在床边我有什么不舒服他就能立马知道,心里踏实些。听了这话,我觉得除了脸有些发烫,心里也烫得厉害,好像这烧倒是发到心里去了。
因着生病,我睡得不踏实,半夜醒了一次。看他在床边趴着睡得正香,我只敢悄悄翻了个身,却不成想这也惊动了他。他马上警觉地抬起头,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怎么,哪里不舒服么?”说完伸手摸摸我的额头,皱着眉头说:“还是没退烧,乖,快睡,要我拍着你睡么?”
我感到心里有什么地方被烫化了……
第二天早上,大夫一脸严肃地告诉我,他们还是没有找到病发热原因,建议再抽一次血,送血样到附近的大医院去看看。我烧的有点糊涂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严重的,只是看他的表情,似乎不太好。
我把他叫到床边,想让他放心,给他挤出一个发烧病人能做出的最大的笑脸,以示自己还有力气。
他眼神柔和了一点,握住了我的手,说:“一会儿我去给你送血样,自己在医院里乖一点儿。”
扭头看向窗外,正是大风大雨,我有点歉疚,也许是病糊涂了,平时伶牙俐齿的我什么也说不来,鼻子一酸,眼泪却先簌簌地掉了下来。
他坐在床边,轻轻替我擦去眼泪,然后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好啦,别瞎想啦!赶紧把病治好,回去咱俩还得一起看ppt补课呢!”
我点点头,只好说:“那你路上小心点啊!”
趁着药劲,我迷迷糊糊地睡去了,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走的。
醒来的时候,他还没回来,过来换吊瓶的护士姐姐却一脸的羡慕。原来她告诉我,他出门的时候雨下得正大,打伞都不管用,他把我的血样放在防水大衣里层的兜里,冒着雨冲了出去。
我真是,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然后就想起来,昨天晚上我说脚冷,他二话不说坐上床,把我的脚裹进他那件防水大衣里,让我抵着他的肚子,要用他的体温去暖我的脚。饶是我平时脸皮厚,这会儿也害羞得不行,他却一脸理所应当:“怎么?你是我媳妇儿啊!”
真不枉我当初那么努力地追他啊!
后来,病理结果出来了,就是因为脚穿鞋子磨破留了伤口,导致细菌感染。对症治疗之后,烧很快就退了,病也很快就好了。当然,心,还是很烫......
然后,然后我们就相亲相爱地双双把宿舍还了呀!
emmmmm
算算我们在一起半年不到,却经常心意相通,每次我一见到他就有说不完的话,想把所有的好的都给他。如今这一病,倒看出来他平时对我这个soul mate也应该十分满意嘻嘻。想我当初追他追的也不算容易,真是太值了!
张启山,前二十年,我们是各活各的,但是这后半辈子,咱俩必须在一起!我的所有,都是你的!


下面张启山第一个回复:还不睡,明天还去不去迪士尼?




众人:呵!又虐狗!





严重ooc
本单身狗顶锅盖跑
大家不要打我
好不容易画完口腔黏膜
就突然来了灵感
纯手机打字
谢谢观看!







唔,我喜欢你(五)校园au

张启山发现自己最近总是跑神。那个叫尹新月的女孩子,好像动不动就跑到他脑海里,影响他思考。


比如,此时此刻,德高望重经验丰富的外科教授在讲台上讲病历:“几年前我遇到一个患者,是一个女孩子,长得很好看,眼睛大大的,她什么问题呢,就是......”张启山立马就会想到,尹新月的眼睛也很大,而且亮得像天上的星星,还有忽闪忽闪的眼睫毛好像要拂到你心里去,还有她那天说的话:“我喜欢你看我!”.......

打住打住,张启山,你在想什么,听课听课!


他皱着眉甩甩了甩头,试图把这个女孩子从脑海里清出去,重新集中注意力听教授讲课。


好不容易撑到下课,张启山随着人流从教室往外走,心里想着着去哪个食堂吃饭。


“那个尹新月...应该和齐恒一样,都住在....A园,那....就去A园食堂吃饭?”


这个念头一出来,张启山差点想扇自己一巴掌。正当他举起了手,准备敲敲额头,提醒一下自己的大脑以示警告的时候,一个已经在脑海里盘旋了很久的声音出现在身后。


“张启山!”


他吓了一跳,说曹操曹操就到?于是慌忙转身,发现尹新月俏生生地站在走廊上,冲他挥手,班里同学纷纷扭过头来看她。


张启山赶紧朝她走过去,甚至没有发觉自己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这厢尹新月见他一路走过来笑得和蔼温柔,突然有点紧张,血液腾地一下冲上脸,她眨巴眨巴眼睛,终于下定决心:“学长,这次的稿子我还有点不太确定的地方,你今天午饭有时间嘛,我能不能和你讨论一下?”


张启山见尹新月目光飘忽不定,说话的时候也不敢看他,不觉有些好笑。上午课间他已经看过她交的初稿修回了,修改得挺严谨,也没什么大毛病。剩下唯一的解释显而易见。不过,看穿了她心思的张启山并不打算拆穿她,反而心里痒痒的有些雀跃,像有只小猫咪在用爪子轻轻挠。


好像...自己也挺开心的......


“那走吧!”他干脆直接地做了决定。


“啊?”她一时没反应过来。


“去哪个食堂?A...A园食堂?”


“好好好就去A园!去A园!”







————————————————————
嗨,我又回来啦


没想到我居然是在手术室看老师做手术的时候再次找到了时间继续写下去


我说过嘛,会一直写完的!



无题

文章我会有时间就更,谢谢大家不取关
但是从今天起,我会把lofter当个树洞,其他地方人多眼杂......

今天的事情……
他们大概都偷笑得把腰弯到地上了吧
喝喝
那又怎么样
我还是我啊,谁也改变不了
我还是按照我自己的方式努力啊
别人干什么我管不着
我就是按着我自己的节奏走啊
没有办法

道歉

没有守信,对不起,今天遇到的一些事情不太顺,写不出来欢喜的感觉。


对不起,我不会坑文的我保证

无题

哟呼
今天有一更